位面监狱管理员

2018-06-23 10:39

  无垠的森林深处,遮天的古树中央,有一块被杂草蔓藤覆盖着的平地,交错的蔓藤空隙,露出一片片锈迹斑斑的金属,这些金属围成了一个占地近百平方圆圈,三米多高的金属圈上方有一道半透明虚影,仔细看过去,那竟然是一个人形。那影在金属圈的上方随着微风偏移,却始终未离开金属圈的范围。

  金属圈毫无征兆的发出有节奏的嗡鸣声,像是在悲鸣,巨大的嗡鸣声震得四周围古木上的叶子纷纷下落,从那个半透明的人影身上发出了一道光幕,将整个金属圈了起来,金属圈像是受到了安抚的婴儿一样,悲鸣声慢慢的减弱。

  嗡鸣声刚从消失,徐浩的耳旁又响起了一长串鼓点声,这是他手机中的闹铃声,他睁开眼睛,抹了把额头上的汗,翻身坐了起来。

  “一个奇怪的梦?”徐浩心中暗忖道,他并没有继续想下去,因为他今天有个非常重要的面试。临近毕业了,同寝室的同学们都已经找到工作搬出去了,唯有他,这个其貌不扬,学习一般的小伙子,还赖在学校里,为自己的前途发愁。

  窗外飘着小雨,徐浩撑着伞从一对即将分别的情侣身边走过,要毕业了,这些前途未卜的恋人们难免会有些天各一方,好在徐浩单身一人,不必为这些事情烦恼;出了公寓,马对面就是公交站。

  说来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,就在这个口,每年都会发生一两起车祸,带走几条青春洋溢的生命,四年来,徐浩已经听了无数个灵异版本,都是关于这些车祸的,他虽然不信,但是胆小的人总是最命长的,每次从这里过马的时候,他都会非常的小心。

  徐浩兜里电话铃声突然响起,他拿出来一看,是死党杨文的,徐浩的今天要去面试的工作,就是杨文介绍的,不知道他这会儿打来有什么事情。

  徐浩刚按下接听键,就听到一阵急刹车的声音,脑袋还未转到声音传来的方向,就听到“嘭”的一声,他整个人飞在空中,最后的一刻,他只看到了一辆红色的轿车。

  徐浩又回到了早上的那个之中,这四周的场景,比起早上看起来更真切,金属圈所发出来的嗡鸣声似乎不再悲切,反而有些欢愉,随着徐浩心脏跳动的节奏,一下又一下;金属圈上的那个虚影飘到了徐浩的面前,空洞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徐浩,还未开口,徐浩能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中感到高高在上威严,让人有一种想要膜拜的感觉。

  徐浩有些惊讶,一想,自己好像刚刚被车撞了,还飞得那么高,就算不死,搞不好也是植物人了,徐浩心中暗忖道:“难道就这么挂掉了?”

  “有意思的词语,”那道虚影的声音又在徐浩的脑中响起,“不管你是怎么想的,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,你还活着,就算你的死了,你的体也活着。”

  徐浩并不惊讶那道虚影能看穿自己的想法,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离开这个鬼地方,回到自己的世界,哪怕是断手断脚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

  “好了,我知道你很想回去,照我说的做,你能完好无损的回去,你的也不会有任何损伤。”

  就算是梦吧,徐浩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跟在虚影的身后,毫无的穿过了杂草蔓藤覆盖的金属圈;里面一尘不染,跟外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虚影的声音未完,徐浩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新的声音,冷冰冰的电子合成音,“监狱系统已激活,绑定管理员,管理员信息:徐浩,3a-4081495物质位面,炭基生命体,生命体征:重度昏迷,部分严重受损,恢复功能。”

  话音刚落,徐浩耳旁的嗡鸣声戛然而止,脚下的大地开始颤抖,四周的金属强上泛起一道道波纹,他面前的虚影弯了弯腰,说道:“恭喜您,管理员,阿尔法向您致敬。”

  徐浩并没有理会阿尔法的前倨后恭,他有些愕然,这究竟是个什么梦,如此诡异,什么管理员,什么监狱系统,种种疑问让徐浩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,怎么理也理不清。

  那个自称为阿尔法的虚影似乎看出了徐浩疑惑,嘴角微微一翘,它的声音徐浩的脑中响起:“这是一个荒废了数千年的位面监狱,它选中了您作为它的新主人,启动了位面监狱管理系统,您成为了新的监狱管理员。”阿尔法继续说道:“所谓位面监狱,您可以理解为一个关押所有位面囚犯的地方,包括科技位面、魔法位面、修真位面等等等等,它集合了、审判和执行……”

  “警报,警报,管理员修复完毕,体融合期间,退出位面监狱……”

  徐浩长吁了口气,睁开了双眼。他正被固定在担架上,医护人员正抬着他朝着手术室的方向一小跑,他刚想要说话,嗓子里不知被什么东西卡住了,光张嘴却不出声音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抬到了手术台上。

  徐浩虽然不能动,耳朵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心头暗骂了几句,挣扎着想要爬起来。

  “咦,”一名医生看着还在动弹的徐浩,剪破了他身上的衣裳,检查了一会儿,说道:“搞什么鬼,是哪个说受伤情况严重的,只有几处擦伤,血都止住了,松开他。”

  说着就有人解开了固定徐浩的带子,扶着他坐了起来,徐浩猛磕了几声,卡在喉咙里的东西被吐了出来,原来是几口淤血。

  徐浩嗓子里的淤血咳出来之后,活动了一下筋骨,并没有觉得哪里不是,身上也没有疼痛感,“没有,没有哪里不舒服。”

  那个医生吩咐要将徐浩转到普通病房,又让她们带徐浩做个详细的检查,拉开了手术室的大门,在走廊上吼道:“搞什么鬼,你们是怎么做事的……”

  徐浩被们从一个检查室推到另一个检查室,所有的检查报告都是正常的,如果不是身上还有几块瘀伤和擦破皮的伤痕,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真的发生了车祸。“那个梦……”徐浩心中的疑惑,“如果那个梦是真的,一切就能解释的通了。”不过徐浩还是不敢相信,他宁愿相信是自己的运气好,因为梦中的一切太匪夷所思了。

  按照医生的吩咐,徐浩暂时不能出院,要在医院观察一晚,这样也好,反正也不用徐浩自己掏钱,检查一下更能够让他放心。

  徐浩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,面试去不了了,总得跟人交代一下;他的衣裳早就被人丢到垃圾桶里去了,身上正穿着病号服,手机也摔成了几瓣,不能用了。正在他发愁的时候,病房的大门被人推开了,进来一个年轻人,身上已经被雨水淋透了。徐浩抬头看向那人,正是自己的死党杨文,看着他满脸焦急的样子,徐浩的心中不已。

  徐浩笑道:“没事,医生说还要观察一个晚上,明天就可以出院了,今天没去面试,你们公司有没有说什么?”

  “还管个毛的面试,我一接到员的电话就赶过来了,连假都没有请。”杨文看见徐浩没事,给了他一个白眼,“差点把吓死了,你个狗日的,还以为你被撞死了。”

  徐浩被杨文骂了两句,也没有生气,像他们这样的朋友之间,偶尔说上两句,根本算不上是骂,更何况杨文的确是在为他担心,心情一时大好,“死不了,要死也是找不到工作饿死的。”

  杨文听到他说工作,连忙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杨文挂断电话之后,掏了张银行卡丢给徐浩,“里面还有两千多块钱,密码你知道的,出院了去买个手机,面试的事情我在去公司给你问问,我走了。”徐浩也不客气,拿过银行卡点了点头,目送着杨文离开了病房。

  在杨文刚刚离开病房没多久,就找到了徐浩,询问了事发的经过,又安慰了徐浩几句就带着人离开了。

  “欢迎您回来,管理员,怎么没有带您的过来?”徐浩被眼前的阿尔法吓了一跳,接二连三的做这种梦,还是连续的,徐浩不由得有些相信眼前的一切。“这真的不是梦吗?”徐浩双眼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阿尔法。

  “当然,”阿尔法的声音很诚恳,至少徐浩听起来觉得很诚恳,“如果您带着一起来的话,就不会怀疑了。”

  阿尔法说道:“很简单,位面监狱跟您是相通的,只要您在的状态下,集中想着位面监狱,您就可以随时到位面监狱里面来,出去也是一样,您只要想着离开位面监狱,那么您就会回到进入位面监狱时的那个。”

  听到阿尔法这么说,徐浩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一下,脑子里不停的想着离开位面监狱,猛然睁开双眼,他发现自己又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此时的窗外已经被夜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