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朝时都城民间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

2018-08-28 16:03

  六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承上启下的时期:一方面战乱频仍,割据,整个社会处于一种动荡不安的状态;另一方面则是思想解放,儒学式微,意识形态领域各类思想异常活跃,经历着继先秦以来的又一次重大转折。

  在这样的背景下,人们的生活习俗和文化活动变得更加丰富多彩。六朝时期,在都城建康(孙吴时称建业,东晋时称建邺),民间的娱乐活动可谓百花齐放、推陈出新。笔者经过对史料的搜集整理,归纳起来大致有如下一些主要活动:体育项目有“竞渡”、“施钩”、“蹴鞠”、“投壶”等;娱乐活动有“樗蒲”、“弹棋”、“围棋”、“斗鸡”、“斗鸭”、“斗草”等;儿童游戏有“战阵之戏”、“骑竹马”、“斗镞”、“跳绳”等。

  施钩或称牵钩、强钩。是六朝时一种角力的体育运动,即今天的拔河。《荆楚岁时记》曰:“施钩之戏,以绠作篾缆相挂,绵亘数里,鸣鼓牵之。求诸外典,未有前事。”拔河是一种农业丰收的祈禳活动,这项活动在南方比较流行。

  投壶起源颇早,先秦已见于史乘,是礼仪的一部分。据说它起源于西周射礼,春秋时改射礼为投壶之礼,以象征贵族们射箭的体育活动。据《礼记·投壶》记载:其法取一尊壶为投掷目标物,内装小豆若干。用由柘木或荆条削成的矢投向壶内,壶距为矢长的两倍半。连投四支不中则罚酒,最后以多中者为胜方。汉末以来,此礼逐渐为游戏。

  六朝时在继承前代风俗的基础上,有了新的变化。当时,投壶作为一种待客之礼,在士大夫中非常盛行,后来礼的成分减弱,增添了娱乐的成分,由此在技巧上也有了发展,出现了一些新的玩法,如在壶前设置屏障,以增加投壶的难度等;并且花样翻新,越玩越奇,涌现出许多高手。

  樗蒲的器具有秤(棋盘)、杯(投掷五木的容器)、木(木制投掷器,共五块,上黑下白,白者刻二为雉,黑者刻二为犊)、马(代表骑兵的棋子)、矢(代表步兵的棋子)。参赛各方以投掷五木的得彩数决定马和矢在棋盘上的活动。投掷的结果:五木全黑为“卢”,其彩十六;二雉二黑为“雉”,其彩十四;二犊二白为“犊”,其彩十;全白为“白”,其彩八。这四种彩为贵彩,余者为杂彩。得贵彩者可连续投掷,打马过关。

  葛洪《抱朴子·外篇·百里》谓:“或有围棋、樗蒲而废政务者矣。”《晋书·葛》亦谓:“不知棋局几道,樗蒲齿名。”《世说新语·忿狷》谓:“桓宣武与袁彦道摴蒱,袁彦道齿不合,遂厉色掷去五木。温太真云:‘见袁生迁怒,知颜子为贵。’”由于樗蒲以投掷决定胜负,快捷简单,所以用樗蒲赌博非常盛行。

  弹棋源自汉代,在六朝时盛行。当时将弹棋作为一种的娱乐活动予以提倡,所以当时人们时兴弹棋。棋盘二尺见方,石质,磨光,中间隆起,周边低平,双方各有一圆洞。棋子分黑白,两人对局,黑白相对,以手或其他物品弹动己方棋子尽入对方洞中者胜。南朝时期,弹棋虽不如樗蒲、投壶盛行,也是常见的游戏,梁简文帝萧纲亦作有《弹棋论序》。

  围棋是六朝时期最为盛行的娱乐活动之一。东晋时谢安、王导等都喜好围棋。南朝时,南齐高帝萧道成喜好围棋,棋品被列为第二品,但会悔棋。梁武帝是各种游乐的专家。正是帝王将相的参与和提倡,使六朝围棋盛行一时,而且高手辈出。

  斗鸡之风由来甚早,《左传》中记有季氏、郈氏二家斗鸡。六朝时期士庶都非常喜欢这项活动,寒食节有斗鸡、雕画鸡蛋和“斗鸡卵”的习俗。这项游乐南朝时期依旧盛行,并且流传了许多《斗鸡诗》。如陈徐陵《斗鸡诗》云: